又一晚上

大家都喝了很多,见到水下面的波纹,其中一人还到处搂搂抱抱,我们先送重醉者走。
他说,你送我回家吧。其实那一刻我意识到了什么,但我拒绝了。
又不打算破坏什么,而且我自己拉不下脸。
何必呢?
面子不值钱,商界头都是这么过来的吧。
只是我没想到我梦中还有一些按时。

这不得不让我意识到我这人其实心思很重,很含蓄。

评论

观察日记

©观察日记
Powered by LOFTER